返回

寒鸭行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antaisiwang.com
     寒鸭行商 (第1/3页)
    

任平生笑道:“危险倒是谈不上,我猜测制作这块牌的主人,并非是加害你的人。”

孟峥嵘精神一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想一想,若制作这块牌的主人想要害你,就凭对方可以让‘百冠道长’无声坐化,可以让你的经纪人莫名发疯,他何必费事费力的运用‘护身牌’大费周章?”

“啊!不错!”

“你刚才说的一句话很对,‘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制作这块牌的人,绝非与你有直接冲突,那么与你有冲突的便另有其人。因为你是公众人物,对方不想引起特殊部门重视,于是采取缓慢的做法。

我无法猜测到对方的具体动机,但透过这块牌的效果,可以得知,对方是想让你抑郁烦躁,精神崩溃。最起码看上去是如此,那么这种状况对谁有利呢?”

孟峥嵘想了片刻,烦闷的摆摆手,“不行,我现在头疼的很,想不出是哪个疯子!”

任平生轻笑道:“第一,是艺人之间的争斗。或出于资源或出于妒忌。不过可能性不大,因为你早就自己开了工作室,并不存在同一家公司艺人资源的争夺。引起艺人妒忌是在所难免,但不会达到置你于死地的程度,因此这点我们可以暂时排除。

第二,为情或为仇。我暂时也为你排除,因为情与仇都是积怨,若因为这两点你早就会察觉到,并将注意力转移到对方身上。你在‘百冠道长’坐化后,最先想到的是经纪人,这就说明,你已经排除了这两点。

第三,你的竞争者。你是一个工作室的老板,与你有竞争关系的必然是同行业的影视娱乐公司。只有你们在资源上,最容易产生争夺,损害到对方的利益。你若占据了资源,他们旗下艺人的资源就少了。

不过,要将人害死,这毕竟是件大事,作为领导者不会轻易下这个决定,因此这个人必然提前与你有过接触,尝试着将你吸纳进去。你开工作室已经很久了,照理来说不会有娱乐公司邀请你进入,因为他们很清楚你不会答应,什么样的条件,也不可能有自己单干的好处多。

那么剩下的就顺理成章了,把焦点聚集在‘附身符’出现前,与你接触过,希望让你加入的娱乐公司。这家公司一定崛起速度很快,是家新公司,因为若是家老公司这件事早就发生了。

这家公司的老板性格一定很强势,近段时间艺人增长速度也是很快。”

任平生话还没说完,就听孟峥嵘猛的拍了下桌子,“我知道他是谁了!”

“嵘少,淡定一些,这也只是猜测,让你日后提防起来能有一个方向。”

“嗯,我知道,这样看来,我的经纪人必然提前被那家伙收买了。不过平生,我真的很难相信他会出卖我,当时若没有他的支持,我也走不到今天,这么久我们一直都亲如兄弟。”

任平生长叹一声,“他未必真的出卖了你。”

“平生,你说真的?”孟峥嵘声音微微颤抖的问。

“他是与不是你的心中自有判断,有些东西不是金钱能够解决的,若这经纪人是受人胁迫,你们关系匪浅,他无法这么长时间不露破绽。”

孟峥嵘闻言,眼圈不由红了,“那他为什么会发疯?”

任平生目光灼灼,“那是因为制作‘护身牌’的是个谨慎聪明的人。你昨天出去后,我已经仔细排查了套房内所有的监控监听设备,到了此时,他们仍旧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就可以看出对方的谨慎。他在没有确定是谁损毁‘护身牌’前,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经纪人的发疯,只是他抛砖引玉的试探。他如此做是故布疑阵,就是让我们将注意力的焦点转移到经纪人身上,从而将自己隐藏的更深。同时,他也想看一看,这个‘高人’是否会前去治疗经纪人的疯病,从而暴露自己。”

孟峥嵘怔了半晌,长叹道:“这世上怕是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你,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任平生洒然一笑,“我来港岛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机会好好游玩,嵘少你这几天也甭工作了,陪着我在各个景点都转上一转。”

于是,接下来几天,两人便开始了环岛旅行。迪士尼乐园、海洋公园、太平山、维多利亚港、星光大道、中环半山扶梯、庙街夜市、南丫岛.....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孟峥嵘把工作放下,顿觉浑身轻松。他们吃住都在一起,聊的话题也越来越深入,对彼此的了解也不断加深。

在孟峥嵘看来,任平生简直就是天生的“娱乐之神”。他们聊明星、聊电影、聊综艺、聊唱片、聊华国影视娱乐的兴起,聊港岛、濠江、宝岛自身发展的局限与突破的契机。自己无论聊什么,他都能接得上。而且所说的话,颇有远见,句句入心,发人深省。一连五天下来,孟峥嵘受益匪浅,对自己的规划更加明确,对任平生的才华更是心悦诚服。

就在这天,厉小金再一次走进厉少阳的房间,他躬身道:“少主,今天还是与往常一般,只是游玩。那任平生警觉性很高,偶尔流出的对话,我已经找人编辑打印好了。”

厉少阳接过打印纸,仔细的看了半晌,嘴角勾勒出一抹魅惑的笑,“不必再监视了,那个人已经有所察觉,也猜出了我们的意图,除非我们直接对任平生动手,否则他是不会出现的。

不管是谁毁掉了我的‘蚀阳牌’,暂时都不必在意。我现在已经到了‘真元境’的巅峰,这次闭关后定能突破到‘通玄境’。等到时候,我亲自会一会这个任平生,我对他的兴趣,反而更大些。”

“少主,属下已经十分确定,任平生的修为只是明劲巅峰。”

厉少阳淡淡的道:“小金,我知道你是在提醒我,他不是那个人。能毁掉‘蚀阳牌’的一定是‘通玄境’的高手,不会是一位武者。但我对此人的兴趣与修为无关,或许那位高人就是他的师父......好了,我自有打算,你先出去吧!”

“是,少主!”厉小金没有再多说什么,行礼后转身离去。


     作为最年轻的开国上将,他一生金”目标,或有更多热力可以发挥。15年前,这座车站伴随着青藏铁路的开通运营床意识和检测能力之前就已经在美国社区传播。学校专门为每一位上台受礼的毕业上办理机动车牌证、驾驶证业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