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虎入羊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antaisiwang.com
     虎入羊群! (第1/3页)
    

莫贺弗大营死水一般沉寂。

挞马军来到营地近前,营地里连一只麻雀都没有惊起。

阿保机沉声对曷鲁道:“我先进去探个究竟,你随后再率军进入。”

曷鲁点了下头。

阿保机挥了下手,敌鲁、述律平、阿古只、于骨里紧随其后,率先闯进了大营。

营地里房门大开,空荡荡的,无任何声息。

几个人逐间毡房查了过去,发现毡房里物品狼藉,杂乱不堪,显然营地里的人是在惊慌无比的状态下,仓促离开的。

终于在靠里的一间毡房里,发现了几个堆成一堆的人。

这几人像野狼闯入羊栏后的绵羊,正顾头不顾尾地堆伏在一起,瑟瑟抖作一团。

阿古只举起骨朵,就要砸落。

那几人无助地嗷嗷大叫。

阿保机急忙阻止了阿古只的鲁莽,大声喝问:“达林在哪里?”

连问了几声,其中一人才颤巍巍回答:“我们是营地奴隶,不要杀我们。”

阿保机看到这几名奴隶确实惊吓异常,便放低了语调,说:“你们不要怕,只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杀你们。”

刚才说话的奴隶看到有求生的希望,急忙回答:“不知英雄要问何事?”

阿保机再次重复自己的问题:“达林在哪里?”

奴隶答道:“莫贺弗带着军队向北开走了。”

向北开走了?

阿保机的心顿时一沉,追问道:“达林啥时候走的?”

奴隶回答:“有一个多时辰了。”

看来,达林是在知晓契丹要偷袭他的大营之后,才慌张弃营而逃的。

阿保机好生奇怪。

确定偷袭乌古莫贺弗大营的作战方案以后,便紧急出发了,并且小雨迷蒙,视线并不好,消息哪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传到达林的耳中。

难道达林恰好有别的什么急事,凑巧离开的?

阿保机一时难以猜透。

总之,偷袭行动失败了。

述律平俯下身去,心平气和地问奴隶:“你们的莫贺弗,一直都在营地吗?”

奴隶诚惶诚恐地答道:“是,一直都在营地。”

述律平又问:“营地卫队有多少人?”

奴隶回答:“有八百多人。”

述律平追问道:“卫队一直有这么多人吗?”

奴隶回答:“以往只有几十人,莫贺弗下令民众到契丹抢掠牲畜以后,卫兵增加到了二百人,近两天才增至八百多人的。”

述律平看了一眼阿保机,又问奴隶:“你知道你们莫贺弗为啥要向北进军吗?”

奴隶答道:“听兵士们说,莫贺弗得到了契丹人马要来偷袭营地的确切消息,所以紧急向北开走了。”

果然,达林事先得到了契丹军队偷袭他大本营的消息。

这个达林,一定在契丹军中提前布置了耳目,契丹大军的一举一动,随时都传回到他的耳中。

看来,达林向北进军,是因为自己兵力不足,不敢硬拼,提前仓惶避开了。

这时,曷鲁已率军冲进了营地,一阵人喊马叫声。

有人高叫有几锅煮好的羊肉。

阿保机问奴隶,羊肉是怎么回事?

奴隶回答,早晨刚刚煮好了羊肉,兵士们正要食用,莫贺弗怕耽误路程,让兵士饿着肚子出发了。

情况已经全部明了。

阿保机下令,让兵士们美餐一顿。

阿保机想到,达林不战而逃,军心一定不稳。

自己是追击,达林在逃亡,兵士斗志首先胜过达林一筹。

自己的三百人马,不一定就打不赢达林的八百人。

留下达林,终归是祸患。

阿保机和曷鲁商议后,派出两名兵士去向释鲁报告,然后快马加鞭,挥师向北追去。

一路遁着达林留下的迹痕快速跟进,却一直没有看到乌古军队踪影。

天黑以后,阿保机的队伍被一道大山拦住了去路。

阿保机仔细察看了一下地形,发现只有两山夹出的一道峡谷可以通过。

峡谷两面,是密林包裹着的高山。

仔细观察,乌古人马确实已经进入峡谷。

而峡谷也较为开阔,即使遇到埋伏,也有回旋空间。

阿保机下令,挞马军继续向前跟进。

可是,越向前走,峡谷越窄,山势也更加险峻,山高林密。

尽管天空挂着一轮明月,峡谷里仍然感觉阴森恐怖。

如果达林在这里埋下伏兵,那可就麻烦了。

阿保机急令军队停止前进,后队改前队,赶快退出峡谷,天明后再做定夺。

阿古只将手中的骨朵一挥,不以为然地说:“怕他怎的,若有伏兵,正好与他一战。两日来不停地骑马,再要是不打仗,胳膊腿都快僵硬成木棍了。”

阿保机厉声喝道:“不要胡说,执行命令。”

阿古只不甘心就此撤军,白走了大半夜的冤枉路。

可又不能不听阿保机的命令。

无奈之下,阿古只突然对着前方黑洞洞的黑暗,将满身的力气全都用在嗓子上,底气十足地大声喊道:“呀呔!乌古人你给我出来!”

这空寂的峡谷突然被阿古只大声一喊,狭窄的山谷里立即荡起了激烈的回音,惊起了林间宿鸟。

宿鸟拍打着翅膀,在峡谷里盲目乱撞。

接着,前方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人喊马叫之声,仿佛已经乱作一团。

还有几匹脱缰的战马,以不可抗拒之势,向阿保机他们迅猛地冲了过来。

阿保机正要举箭射击,突然发现,马缰拖地,马背上并没有骑手。

显然,那些马是受到了突然间的惊吓,还没等主人爬上马背,便不择方向,脱缰狂奔过来的。

前面果然有乌古人的伏兵。

阿保机急忙下令,从速退出峡谷。

跟在阿保机身边的述律平急忙阻拦道:“乌古大军混乱,正是我们冲杀的好机会,我们为何要退兵?”

阿保机一想也对。

乌古的伏兵已经暴露。

既然已经暴露,就不能称其为伏兵了。

自己不是一直在追寻乌古大军的下落吗?

眼下,乌古大军就在眼前,正是击溃他们的好时机,何必要撤退呢?

阿保机急忙修正命令,挞马军齐声大喊,向前冲杀过去。


     中新社记者:近ぞ浼氭不瀹夐槻鎺т綋绯诲缓璁俱他立马起身,冒雨赶往村里国内国际专家作主旨报告。婁腑鍥藉尰鐢熴嬬殑鑹烘湳鐪熷疄锛屾湁为全球企业搭建起开放共赢的合作平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