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antaisiwang.com
     毒 (第1/3页)
    

早晨7点,张志宏副总与集团来的汪学康在新锦江饭店早餐厅小包房内一起用餐。汪学康将方形的白色餐巾布一头系在颈部,手拿刀叉,一改昨天晚上与秦志刚吃饭时的严肃态度,俩人交谈甚欢。

“张总,最近在忙点什么事呀。”汪学康把盆子里的一块午餐肉切成四个小块,用叉子插住一块肉往嘴里送的间隙问道。

“最近一直在忙新一代移动网络建设,从基站选址到施工协调,一直到市场营销放号,忙得我晕头转向。去年基站建设任务没有完成,拖了全国集团公司移动网络建设发展的后腿,哎,难啊!”张志宏愁眉苦脸的说道。

张志宏江海市迅达通信公司副总,领导班子排名第三,个子瘦小,尖尖下巴,脸色灰暗,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说起话来眼珠子不停转动,眼神十分锐利,前额稀疏的头发却梳理的井井有条,看上去就十分精明能干。

“什么困难能难住你张总,集团不是给了许多政策了吗?难道还不给力吗?”汪学康表情宽松,半开玩笑说道。

“哎,政策是有了,没办法落实呀,我这个分管领导也是摆摆样子的,还不是一把手说了算。”张志宏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难道是秦志刚半路截流?好像有群众举报这事。”汪学康显得有点气愤。

“我也听说过此事,群众到我这里来反映多次了,我没有做过调查研究不好说,我们还是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嘛,老汪你说对吗?”张志宏停顿了一下。将桌子底下一个礼品袋用脚往前推到了汪学康的脚下,继续说道:“汪主任,这里是一条香烟,这次你来调研没有带烟吧,这么多的烦心事,这点烟就凑合着顶一下吧。里面还有我拖朋友去羊毛衫厂拿的一件最新款式的特级羊绒衫,上次给你的那件有点老旧过时了吧。”

“哎,你老兄就是客气,我们都是老朋友不讲究这一套了,这烟我就拿了,这羊毛衫就不用啦,你看我现在穿的就是上次你来北京时给我的,相当好,既暖和又时髦,我很喜欢。”汪学康嘴上这么说,手上却伸到桌面下,接过礼品袋往自己脚边上挪了挪。

“哎,只要你喜欢就是我最大的荣幸了,政策方面我会把握住的,两件东西都在200元以内,按规定不违反政策,没问题”张志宏特地强调了没问题3个字。

“张总,下次到北京来早点和我说一下,我请集团公司负责组织和干部选拔的吴明华副总约出来一起吃个饭,你还年轻,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只有48岁吧,有机会让领导多了解点你,像你这样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前途无量啊。”

“谢谢领导赏识,我是空有学名,缺少锻炼机会,还请汪主任多多提携。”

张志宏知道在官场上学历在干部选拔中是一个参考因数,还要有一定的管理能力,但上面没人提拔什么都是浮云。要靠自己努力再上一个台阶比登天还难,现在北京集团公司层面只有汪学康一个老熟人,也是经过多年努力拉近了关系,现在是要考虑如何能通过这层关系扩大到自己在集团层面的知晓度和影响力,特别是集团高层。

张志宏心想,集团层面的老总不是我一个张志宏想见就能见的,平时在开专业会议时也能见到集团老总,就是单独见面也只能汇报一些工作上的事,假如涉及到对个人发展的想法,不到一定关系程度是一点不能流露,那是官场上的大忌,你一说就暴露出膨胀的私心,自毁前程。

就是想请领导吃饭也有很多讲究,这完全是一项技术活,没有信得过的人在背后协助 ,你就是花钱也是请不动,自找没趣。

吃完早饭张志宏陪汪学康回房间,在走廊里张志宏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手机看到办公室发了个通知,上午9点秦志刚要召开班子成员临时碰头会,说明一把手有要事与班子领导紧急商议。

快要走到汪学康房间门口张志宏说道:“汪主任,要不就这样,我要马上回公司,上午9点还有个重要会议,改天再向你汇报?”

“那也好,下午我们要到你们公司本部来做调研,找你们班子成员和机关本部主要负责人了解一些情况,你要把掌握的情况如实对调查组说一下,把群众反映和呼声确切表达出来,便于上面领导决策。”汪学康说道。

唐文哲从秦志刚那里回到自己办公室,冲了一杯意大利特浓咖啡,满屋飘着浓郁的咖啡香味,人顿时来了精神。

唐文哲站在办公桌旁,把几十封人民来信展开平铺在硕大的办公桌上,只见他仔细阅读每一份信件,并不时在自己笔记本上记录着。

看了大约半小时后他把邱卓栋叫了上来,他们俩站在办公桌旁,打量着桌面上铺满的信件。

“你看这个秦志刚是不是老糊涂了,处理这些这些人民来信不是你人事经理的分内事,按照分工应该是纪委协同有关部门来处理的,怎么都交到你手上了呢?”邱卓栋一头雾水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本部各个处室分工秦总是清楚的,他既然交到我的手里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感觉他对这事早已有了预判,秦总的水平高就高在这个地方,你也不得不服。”

“这话怎么理解。”邱卓栋问道。

“昨天他明明知道集团调查组要来,让我去接机,他可能已经闻到硝烟味,这次调查组可能有一个针对他的行动,他也绝不会坐以待毙,所以让我和你去接机,一方面是对我们俩的信任,一方面他是让我们去亲身感受一下临战前的氛围。”

“临战,要打仗了。”邱卓栋听了唐文哲的话就更糊涂了。

“是的,秦志刚已经感觉到来自各方面对他一把手的威胁了,看来近期公司内部要有重大干部人事变动了,要我们人事部提前介入。”

“有道理,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邱卓栋听得入神追问道。

“怎么办,我们能怎么办,我问你,如果秦志刚倒台了对你我有任何好处吗?”

“没有,没有任何好处,换个老板你的人事部经理肯定没的当了,人事经理是一把手的用人参谋,只用自己最贴心的人,一任领导一任人事经理,这是铁律。我这个办公室主任嘛,也危险,你倒台了还有谁会帮我呀。”

唐文哲给邱卓栋也倒了杯咖啡,放到邱卓栋手中继续说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只能帮他一把,秦总对你我谈不上恩重如山也算是提携有度,他在培养公司年轻干部方面,还是敢于承担责任和风险的,这几年公司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只能帮他一把。”唐文哲说完喝了口咖啡。

“我是服了你了,说得有道理,怪不得我们美丽聪慧梁晓惠秘书看到你是五体投地,赞许有加啊。”邱卓栋笑着说道。

“你小子现在还有空开玩笑。”唐文哲苦笑了一声道。

“怎么帮,你说怎么帮,他做的事我们怎么知道,调查组已经逼上门了,我们能顶用吗?只有他把问题交代清楚不就得了。”

邱卓栋说完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这咖啡倒是不错的,每次到你这里来都能喝到好咖啡,我感觉比所谓的‘蓝山’咖啡还要好喝,你最好每天都叫我上来一会儿就有好咖啡喝了。”

“这些人民来信就是突破口,秦总把这堆信件交给我,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用意非常清楚,就是要我从这里入手帮他解围。”

邱卓栋说道:“兄弟,我看秦总是看对人了,这些问题以你的智商处理起来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是这样的,我初步看了这些信件,我把它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涉及到实业集团下面通信电缆厂下岗工人福利待遇,这个问题只要把群众诉求搞清楚,处理方式得当,群众意见是可以很快平息的。”

“有道理,但这也涉及到要多部门协调,也是个烫手的山芋。”邱卓栋反驳道。

唐文哲并没有因为邱卓栋的插话而打断思路,继续说道:“第二类:是涉及到秦总在原来当副总经理分管工程和引进工作中,群众反映有勾结外商贪污腐败的问题。”

“这是个要命的事啊,摊上了一辈子就算交代了。”邱卓栋说道。

“这个事不是一天半会调查组就能查清楚的,需要有确切的证据,还要有外商的配合才能做到,短期内不会有任何效果。”

“说得对,那第三类呢?”邱卓栋急切地问道。

唐文哲看了下手表8点15分不到,继续说道:“这第三类问题是最难的,就是有多名举报人反映秦志刚生活腐败的问题,这是最难处理的事,弄不好就要翻船。”

邱卓栋放下咖啡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说道:“这个问题公司本部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秦志刚就爱好这一口,精力太充沛了,从当工程部经理开始,喜欢的女人有好几个,有些女人就喜欢往他的怀抱里钻,你情我愿的我们有什么解决办法,就这一点我们就无从下手解决问题。”邱卓栋总算找到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想劝唐文哲打退堂鼓。

但是邱卓栋清楚地知道唐文哲这个人的性格,他既然把这件事想好了要去完成,他一定是有办法的。

“是的,有难度,但也不是不可逾越的,办法总比困难度,既然我们没有了退路,现在只能帮秦志刚摆脱目前的困境,事情来得太突然太集中了,火力强大我们只能顶上去了。”

“那我们就以不变因万变,何必要主动跳出来为他打头阵挨子弹呢。”邱卓栋有点委屈地说道。

“没退路,树倒猴子散,再要爬起来谈何容易,只要不违反法律,违法的事你我千万不能做,你是学法律的,任何时候要保持清醒头脑,我们也没有本钱去冒这个风险。”唐文哲坚定地说道。

“那女人的问题你说怎么解决。”邱卓栋说道。

“你仔细分析一下,据我所知,秦志刚喜欢的女人一般都是有妇之夫,有下面承包商老婆或情人,有他原来的部下或协作单位的,但是这些女人也从不避讳,这是公开的秘密,公司本部机关几乎无人不知,但是... ...”

邱卓栋打断了唐文哲的话,说道:“但是什么,你想把她们召集起来开个会商量一下吗?”

“但是,秦志刚的女人有一个最显著特点,就是她们之间从不互相狗咬狗,互相知道对方的底细而从不拆台,相当地抱团,她们知道把秦志刚搞垮了,她们也就一起完蛋了,而且秦志刚确实对她们都照顾有加,这些女人都感恩不尽,绝对不会主动去举报,至少目前不会,即使有这方面的举报也是蒙的或猜的,绝对无证可查,这一点秦志很有自信。”唐文哲分析道。

邱卓栋看着唐文哲高突宽阔的前额不禁感叹到:“博士的脑袋就是不一般啊,书读多了脑袋就是比一般人聪明啊,我这个硕士就与你差一大截了,智商不够用,那第三类问题如何解决呢?”

唐文哲还没等邱卓栋说完,肯定地说道:“一致对外,查无实据,无可奉告!”


     该省制定出台了陇原青年英才选拔管理办法,实行个性化培养扶持政策,培养扶持周期为器抵不住,来自西方的进化论、天赋人权论和资产阶级共和国等等思想武器也软弱得很。从广交会、服贸会、进博会,再到消博会,中国释放扩大开放的鲜明信号、搭建互利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挥师南下北宁线发起辽沈战役。曹明德认为,计量收费机制应当按照市场化的标准来建立,要考虑到垃圾的收集、、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试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