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返剑气长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antaisiwang.com
     重返剑气长城 (第1/3页)
    

“好!”

  “好!”

  “江东有诸位将军在,是我江东之幸!”

  “是我孙仲谋之幸啊!”

  “如此一来,我何惧那曹贼来犯!”

  “那曹贼若敢前来,我等必让他知道,想吞了我江东他得有一副好牙口!”

  孙权手掌重重的拍在那席位之上,一脸决绝的样子。

  那张昭,张弘眼见孙权如此这般,暗叹一声。

  终是没再说什么,坐回了自己的席位。

  虽然孙权此举,有些驳了他们的面子。

  但是他们的心里并无责怪之意,反而是有些欣慰!

  他们都是孙策的托孤重臣。

  孙策离世之时,孙权还仅是个少年。

  是他们尽职尽责辅佐孙权,并且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慢慢接管下江东的大权。

  直到现在他们才猛然发现。

  当年的那个小家伙。

  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伯符!”

  “仲谋没让你失望啊!”

  两个老家伙对视一眼,随即嘴角都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列位将军个个都是豪杰!”

  “让亮钦佩不已!”

  “吴侯说的没错,就算那曹军势大!”

  “但他想吞并我们孙刘两家,也没那么容易!”

  “此次不过是一场战术失利罢了!”

  “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输了!”

  “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定可让那曹贼,有来无回!”

  看着那些东吴将领个个斗志满满的样子。

  诸葛亮扶须一笑,淡淡开口说道。

  刚才听到那二张之话,他都险些要出言相激了。

  因为若是让他们的话扩散出去。

  东吴军心必定溃散。

  而现在孙刘两家联盟共御曹操。

  若是东吴之人全无战意。

  那仅凭他们刘家这不足万人的军马,那更是独木难支。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把东吴跟自家军队联合起来。

  如此一来,方能有一线生机。

  不过还好,最后关头那甘宁站了出来。

  否则今天这个事儿可没那么好解决。

  “诸葛先生说的没错,只要我们孙刘两家联合起来,定不惧那曹贼!”

  “那沈川本领再大,也只是个人罢了。”

  “此次他能破了我们的连环计,下次他就未必有那么好运了。”

  “我就不信集我孙刘两家的顶级谋臣,再加上有士元先生从旁相助。”

  “他一个毛头小子还能翻天了不成?”

  孙权一脸愤慨的样子,他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

  所以他需要赶紧说些鼓舞人心的话,来稳住士气和军心。

  “吴侯所言甚是!”

  “不过狮子搏兔尚需全力!”

  “何况我们现在才是那个兔子。”

  “所以更需要拼尽全力!”

  “大家有信心是好事,但千万不可过满。”

  “所以我想,德润兄能不能详细跟我们讲解一下,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好,让我们大家一起分析分析。”

  “看看到底是我们的计划有误,还是那沈川真的有什么本事!”

  “对,德润,你快具体说说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我们的计划天衣无缝,怎么会被人看出破绽呢?”

  听到诸葛亮的话,坐在他对席一个年轻男子也终于忍不住发音。

  此人容貌比之诸葛亮都更胜几分。

  而且眉宇之间若隐若现透露出的那股飞扬气势,更是让它的魅力直线增长。

  而此人正是有着江东美男子称号的,周瑜,周公瑾。

  也是东吴现任的大都督!

  “回大都督,诸葛先生!”

  “其实那天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我和黄老将军按照计划向着那曹军大营直奔而去!”

  “但是不知为何,那晚临行之前,我心里总感觉有些压抑。”

  “后来行军过程中,询问黄老将军,才发现他竟然也有那样的感觉!”

  “而且那种感觉随着距离曹军大营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强烈!”

  “所以不得已,我们稍微改变了一点计划!”

  “在离曹军还有十水里左右的时候,就点起了大火!”

  “借着诸葛先生的风势,大船一路直奔曹营而去!”

  “眼看计划就要成功,却不知为何突然下起了暴雨!”

  “我们的船只被雨淋湿,火势瞬间熄灭。”

  “一切都化为了乌有!”

  “而黄老将军心如死灰,觉得无颜回来面见主公!”

  “抱着必死的决心,乘上小船带着余下的将士们主动向曹军发起了进攻!”

  “而我却被黄老将军呵令,一定要把这消息带回来传给主公和大都督你!”

  “所以我才留着这苟延之身,回到军中。”

  “德润愧对主公和大都督,还望主公赐我一死!”

  “了了我这苟活之徒!”

  说着说着,阚泽竟然直接跪地不起,开始大哭了起来。

  难以想象,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痛哭流涕时竟然如那孩童一般,如此的竭斯底里!

  “德润,你起来吧!”

  “此乃天意,不能怪你们。”

  “吾不是不讲道理之人。”

  “只是那黄公覆竟敢如此擅作主张!”

  “此事责任并不在他,他怎敢擅自寻死啊!”

  “若是他侥幸不死,回来我定要治他个不遵军纪之罪…”

  说着说着,孙权的眼角渐渐也有些湿润了。

  黄盖跟程普、韩当、周泰三人一样,都是最早一批跟着他父亲孙坚打天下的人。

  在孙权眼里,他们四人,既是自己左膀右臂,更是他至亲的叔伯。

  现在黄盖竟然就带着几百人,杀向了曹军八十万大军。

  不用想也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

  虽然他刚才嘴上说着,要是黄盖侥幸不死,回来他还要治罪。

  但是其实谁都知道,让黄盖回来。

  这可能真的只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奢望了!

  但是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

  他们现在心心念念的人,早就已经被沈川的一通激将法,给收入囊中了。

  “吴侯节哀!”

  “黄老将军为大义献身,是我等楷模。”

  “只是此时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按照德润兄说的话,再结合士元兄所带回来的消息。”

  “那么我现在有理由怀疑,这场大雨并非凭空出现!”

  “而是人为的!”


     武汉大学中国中部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杨刚强补充道,2006年国家实施促进推进相关机场、车站、码头、公共交通系统及出租车等无障碍出行系统建设。加强传承梯队建设,促进传统传承方式和现代教育体象,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组织上也不会告诉我们。取得这样的成绩,合作社自身努力谋求发展是一集中力量办大事、办难事、办急事的独特优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