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姐夫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iantaisiwang.com
     姐夫啊 (第1/3页)
    

其音若雷,犹如狮虎嘶吼,一道声音而已,竟是使得那老人的身魂都在急剧的惊颤着。

但见老人惊惧的看向秦炎,仅仅是对视一眼,便犹如看见了尸山血海,万里白骨。

“走,我们走!”老人颤颤巍巍的半起着身躯,佝偻着,跌跌撞撞的向着远处而去。

望着这一幕,那三位少年也不敢停留,犹如丧家犬般,奔跑着,不过数息而已,便淡出了秦炎的视线。

“秦炎小弟,这次你可真的是将他们得罪了,你可知他们背后的势力……”温雅转过娇躯,右手轻抬,撩了耳边的秀发,侧目而来,凝视着秦炎。

“玄山宗,对吗?”秦炎淡淡一笑,对于玄山宗,他早已经仇深似海,此生早已经是不死不休!

再得罪一分,又能如何?秦炎不惧!

“的确是玄山宗,此次化圣境墓地,玄山宗宗主派出了其宗门最强的弟子带队,更是让玄山宗的两位长老紧随!”温雅莞尔一笑,也不在乎此处还有外人逗留。

“那弟子,你也认识,乃是玄山宗宗主的儿子,玄策!”温雅微微凝眉,思索片刻,再次顿道!

“玄策……玄山宗这次也真是下足了血本,既是如此,我便让你们血本无归!”秦炎冷笑着,往日的一幕幕在其心头浮现,家族之灭,好友之死让此刻的秦炎竟是有些癫狂,他笑着,看不出喜怒哀乐,那看似向日葵般的笑容浮现,却让在场的每个人内心都是微微一颤。

“这小子……”望着这般的秦炎,温雅双手不由得攥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指尖传来的硬度,这一刻,她竟是这般不忍心,但又能做些什么,想了片刻,唯有自己亲手为秦炎做一只烤鸭而已,但见温雅走来,摇曳着身姿,迈着小碎步,一颦一笑间尽显女人的妩媚。

“你这小子,回来那么长时间怕是还未进食,想必定是饿了吧,快些找个位置坐下,姐姐亲自下厨,为你做上几个可口的小菜!”温雅握起秦炎的手掌,淡淡一笑,便拉着秦炎向雅阁内而去。

“对了,小嘉,这几位乃是我的朋友,寻个宽敞舒适的位置,好生款待几位,莫要失了我雅阁的礼数!”温雅转过身躯,回首一望,向着众人微微一礼,先前太过在意秦炎,竟是差点将几人忽略。

不过倒也没有谁会去在意,只顾得笑着,随着那小二哥向着雅阁内而去。

半刻之后,雅阁内,后厨,这里倒是多了一道身影,但见这身影摇曳着,上一秒拿起菜刀在桌案前快速的雕刻着菜品,下一刻就已经踮起马勺在锅灶旁舞动着乾坤,菜色如春,海盐如雪,添了几许枯柴,不过数十息,后厨内便是被一股菜香充斥。

“倒真是没想到雅姐还有这手段,果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真不知以后会便宜哪个混小子!”锅灶前,但见一温家的丫头拾起一把芭蕉扇,轻轻的挥动着,虽未抬头望着温雅,倒也打趣道。

“便宜了哪个混小子都行,可千万别便宜了那个混小子!”被这温家的丫头打趣些许,温雅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若不是那菜香变了味,温雅依旧在沉浸着。

“哦,看来温雅姐姐心有所属了,莫非是秦炎公子?”温家那丫头微微起身,拍打了一下衣衫上的灰尘,而后转身,再度捡来一把枯柴,添了些许的火候。

“你这丫头,竟会胡说,秦炎小弟方才多大,与我差了些许年,我怎会看得上他,快些掌握你的火候,莫再让我出了丑!”温雅将菜肴盛出丢到一侧的竹桶内,再度做了一份!

时间渐过,已是黄昏,夕阳照射而下,透过窗台,映在秦炎的脸旁上。

“小弟,倒是让你等急了,快些看看姐姐做的菜肴!”温雅掕着一菜盒,轻轻的放在桌角处,小心翼翼的掀开盒盖,盒盖方露,便有一股扑鼻的菜香缭绕而来,着实沉醉了不少客人。

一道道目光袭来,也只能投出一道道羡慕,毕竟这待遇不是谁都可以有的!

菜盒三层,每一层皆有三个菜碟,第一层是些甜点与水果,第二层是些肉食,至于这第三层虽是素食,但菜品却是极美,如此多的菜碟摆放在不过三尺的桌子上,倒也算的上一幅山水画!

可以看得出,温雅的确是用心良苦,只是佳人有意君难知,错把情意作情义!

“你先吃着,姐姐便为你普及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信息,好让你做个准备,莫要当时慌了神!”温雅拿来两副碗筷,拾起一壶竹叶青,为秦炎斟了一杯。

“中灵城外数里处乃有一座山脉,名曰中灵山脉,中灵山脉绵延数百里,其上树木丛生,高大茂盛,月前,有砍柴人上山寻柴,只见得那中灵山脉深处灵气蒸腾,有霞光闪烁,便凭着好奇,想要探个究竟,不过才行数十里,便被一道力道击退,如此,方才止住了脚步,后来与我送些枯柴置换了些钱财,在我这饮酒时,将其事道了出来,不久后便有修炼者入了这中灵山脉,方才在深处发现了化圣境墓地。”

温雅饮了一杯浊酒,顿了顿,脸上也是多了一抹潮红,平时,自己便不善饮酒,今日高兴,倒是多饮了一杯。

“后来,此消息不胫而走,引来不少修炼者聚集中灵城,也有修炼者想要破开墓地,皆是无功而返,甚至更有修炼者在那墓前喋血!”温雅再度饮了一杯,看着秦炎,莞尔一笑。

“半个月前,此处来了个风水师,预测到了化圣境墓开启的时间,不知为何,这风水师竟是将此消息放出,更是引得不少修炼者不远千里而来,果然玄山宗也是派人来了此处,我曾打听到,玄山宗此来不单单是为这墓地,似乎要为玄冥寻仇!”

此话落下,温雅便不由得担心起来,毕竟这玄冥之死,与秦炎也有关系。

“中灵城丹殿……玄山宗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只是怕你玄山宗牙口没那么好,吃不下中灵城丹殿!”秦炎淡饮一杯,将酒盏一掷而下。

“秦炎小弟既是已然决定去这化圣境墓地走上一遭,倒是要小心那风水师与万雄门,他们似乎已然与玄山宗达成了共识,此次怕是会针对中灵城丹殿吧!”温雅将所有消息一一道出,并且叮嘱了秦炎几句,便觉得有些上头,不知不觉得醉意浓了些。

酒意渐浓月下瘦,婀娜身材摇曳姿。

错把痴心付对人,奈何对人心难识。

这几日,秦炎并没有是没有乱走,中间倒是去了一次中灵城丹殿,与丹阳殿主寒暄了半个时辰便离开了,临走之时倒是说到了玄山宗的事。

防人一时易,防人一世难,秦炎之所以将玄山宗之事道出,也是希望中灵城丹殿做好准备,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似玄山宗这等宗门,一些无耻之事,还是做得出来的,毕竟,秦炎再前去中灵城丹殿前已然做好了离开大炎皇朝的打算。

毕竟得罪了大炎皇朝与玄山宗,很难确保玄山宗短时间内不会拿自己父亲做要挟,为今之计,唯有快速变强,这方才是硬道理!

时间似流水,虽是一点一点的逝去,但有些时候也恰似白驹过隙。

转眼间,已然接近化圣境墓地开启的日子,如今的中灵城倒是热闹的紧,无数宗门的修炼者聚集城门前,他们眺望着远方的山脉,等待了些许时间,便是向着中灵山脉的方向而去。

巨树参天映日月,乱石激流荡幽谷。

中灵山脉入口处,几道身影立于此处,但见这几人穿着统一的服饰,目光内蕴含着一抹阴冷,可以看得出这些人皆是属于同一个宗门。

“我等奉命把守此间要塞,若要从此同行,需交出一些物件,否则,哪来的便滚回哪里!”观这几人,实力不过凝元三重,但说起话来,倒是狠辣许多。

不过狠人自有恶人磨,遇到一些强横的修炼者,这几人倒也不敢阻拦,至少,一些大势力很轻易的便可以进入山脉深处,至于一些散修,又或是弱小的势力,倒是有不少被挡在这山脉入口外!

“他们是万雄门的修炼者,曾经,我在一个小镇内见过,有不少家族都曾被他们洗劫!”远处有一些散修喃喃道。

然而,也有个别的人不似别人这般小声议论,甚至更是直面这几人。

“中灵城山脉本就是无主山脉,你们这样把持,难道不觉得是强盗行为吗?”但见一少年穿着破烂的衣衫,衣衫上有着几个补丁,裤脚上露着脚踝的地方显然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还不算,这少年看上去面黄肌瘦的,脑袋上也是长出了几个疮痂,本是英俊的面容更是被一层灰尘遮掩。

“哼,哪来的癞头小子,竟敢在这里胡乱开口,还不快点给我滚!”盯着眼前的邋遢少年,其中一个凝元境强者骤然出手,丝毫没有一抹同情,出手便是杀招。

这一招袭来,将那少年轰出数米远,然而未待邋遢少年爬起身躯,便又被一击轰出数米,直至秦炎一侧方才停滞。

盯着这少年,秦炎目光微凝,这少年虽是邋遢,但眸子深处却是充斥着一抹坚毅。

“你叫什么?”别人皆是唯恐避之不及,唯有秦炎上前走了两步,将少年扶起,轻声询问道。

“你不怕他们吗?他们可是来自万雄门,杀起人来毫不心软!”邋遢少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盯着秦炎,反问一句!

“都是两个肩膀一个脑袋,怕他们作甚,你只管告诉我你叫甚就行!”秦炎拿出一颗丹药递给这邋遢少年,轻轻一笑。

“哼,哪来的小子,竟敢多管闲事,还不快点给我去死!”见到秦炎随便出手,便是二品丹药,那几人皆是眼热起来,而后冷视而来,兴师问罪的道出一句!

对于那凝元境男子,秦炎只是瞥了一眼,旋即一指弹出,“你话太多了!”


     我要继续讴歌党、讴歌祖国、讴展改革委地区司司长肖渭明说。小盆景串成大风景,“颜值”变成可折现的“价佺澶╂皵褰卞搷锛岄槻姹涘舰鍔垮崄鍒嗕弗宄汇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就地培养更多爱农市场等支撑还不强,产业基础比较薄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iantaisiwa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